煤油炸出来的老流氓

是阿乐呀!:

Sherlock新学会了一个能让人爱上自己的魔法,于是第二天他便兴冲冲跑去找隔壁学院的John。

 

“John,我新学了一个能让人爱上自己的魔法。你快来让我试一下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

"呃,Sherlock。我想这个魔法…对我没用。"

 

毕竟,很早很早之前John就已经爱上了Sherlock呀。

 

今天吃饭时看见的,可以DIY,毫不犹豫就DIY了外长,背面是陆慷

秋风祭

一千八百年前,五丈原前,将星三起三落,一场秋风终归还是将他带走了

病死(简单粗暴的名字)

这次我两篇合一起更新,就是苦了 @末夜流苏 太太了,他写甜我写虐,我这次就赞告一个段落了。有番外,回让小灯芯转世的。

我这次太丧心病狂了。
ooc严重
不喜勿喷
多谢大家的阅读





以下正文

都说人老了多病多灾,阳气不足了,就会阴盛阳衰。

郭长城去医院体检时被告知脑细胞癌变,做了全身检查后被确诊,最多活不过一年。当知道这个消息时,郭长城没有什么太过于激动的表现,相反,他非常淡定,冷静的有点不像他了,就好像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似的。他明白自己的存在是为了攒功德,为镇魂灯的燃烧提供灯油罢了。

楚恕之也异常冷静,本来嘛!他是尸仙早就看透生死,何况郭长城还不是一般人,这一世不能护你周全,下一世定会让你安健,

“楚哥,你说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不等楚恕之问,郭长城就顾自说了下去“楚哥,我知道,我七窍中,有一窍不通,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见到我喜欢过谁,你们也不惊讶,其实早就知道了,对吧?”郭长城笑了笑,楚恕之倒是没有想到这些,他扭头看着坐在旁边的郭长城,什么也没有说。

“楚哥?”“不知道”楚恕之没有撒谎,喜欢一个人可以很简单,但爱一个人却很复杂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这种感觉。

楚恕之的声音很轻,也不知道郭长城听没听见。
郭长城坐在长椅上,晒着太阳,眼睛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,自顾自的说起来了,仿佛一个打开的话匣子,也好像他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。楚恕之就在旁边听着,也不发表什么意见。

郭长城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他舍不得,他舍不得这个世界,作为镇魂灯的灯芯,他本应看清楚生死,但他不知道怎么了,他忽然看不清了。

郭长城都时间不多了,剩下三个月他比之前表现得更加平静了,也更加安静,就好像是在预习一下死亡的感觉似的,寂静的吓人。

脑中的癌细胞突然恶化,他不得不住进医院了,现在他就连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了。他清楚一件事,自己真的要走了。

“滴,滴,滴”ICU内,仪器不断的发出声音,“楚哥”郭长城虚弱的呼唤了一声床边的楚恕之“长城,我在”“楚哥,你有一个问题还没有回答我呢!”郭长城的声音非常虚弱,楚恕之要低头凑近他的嘴边才能听清楚。“我问你,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你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我。”

楚恕之感觉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掐了一下,疼的他说不出话来。

真是奇怪,自己的心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停止跳动了,一颗死了的心又怎么会疼呢?“爱上一个人,就是他哭你也哭,他笑,你也笑。你希望自己能陪着他生生世世……”楚恕之低头看着闭着眼睛的郭长城,目光从未如此柔和。“长城,明白了吗?”郭长城睁开眼,原本浑浊的眼神突然清明起来,没有一点大病之人的神态。

“楚哥,我明白了。”郭长城嘴角微微上扬“楚哥,跟你说一个秘密”楚恕之凑近郭长城“楚哥,我喜欢你、很久了,但是,我今天才明白。楚哥……”“长城!”

“楚哥,谢谢你,让我明白了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。”

镇魂灯芯归位,镇魂灯不灭,轮回不止。

整篇写下来,个人感觉只是一个大战后的交代问题,写跑题是一定的。

每篇都是有关联的,但也是独立成篇,上一篇(生)

@末夜流苏 一起写,我虐他甜。

ooc属于我的,人物是P大的

以下正文

距离上次大战后也过了三十年了,三十年的时光,如白驹过隙般,三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事情。比如,特别行动调查处升为了特别行动调查局。赵云澜也升职为局长。

这三十年,赵云澜和沈巍的关系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,就连来的新人也在第一天就明白了。以前最不靠谱的郭长城也成了前辈,虽然外勤人员也比以前多了很多,但郭长城依旧跟着楚恕之出外勤。他也有五十多了,不再是三十年前的的年轻小伙子了。这么多年,对于什么神鬼牛蛇,子不语之物早就不惧怕了。性格也比之前沉着很多。

楚恕之是僵尸,又有千年的修炼,在十年前已经飞升尸仙,修为更上一层楼。依旧一身黑衣,脾气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,对于熟悉的人来说就是中二病晚期患者,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就是对人爱答不理。除了郭长城。他对郭长城的好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。

特调局里的新人刚进来的时候总会看见这样的场面,一个五十多岁的的人还依然出外勤,而且总是和一个一身黑衣,一看就是中二病晚期的一起。每次回来贴发票都是那个老人去做,而那个年轻人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最诡异的是那个老人总是叫那个黑衣人哥,也确实是很奇葩的场面了。

对于被他们教训过,刑满后被大荒山主拉过来做苦力的人来说,他们可是看着小郭变成老郭的。

有几次,新人看不下去了,就去老楚哪里说教,结果被老楚一个眼神警告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了。

郭长城到现在也一直单身一人,他知道自己七窍中有一窍不通,他自己也就无欲无求。他二舅十年前还经常给他安排相亲,每次的结果都是无疾而终。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,他二舅再没有为他介绍相亲了

对于楚恕之,他一直将他当做自己的哥哥对待,在自己心里,楚恕之的确是特殊的存在。绝不是爱情,而是亲情。

他也一直认为楚恕之和他是一样的想法。祝红和其他人看的出来,楚恕之对待郭长城是特殊的,也决不是亲情这么简单。对于感情的事,别人去干预是没有什么用的,当事人没有打算将这层窗户纸捅破,别人急也没用。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这件事。

教师节快乐!

今天是九月十号教师节,一年一度,我本人并不是特别的尊重老师,但是我也知道尊师重道。
在今天为所有老师送祝福,老师们教师节快乐!

严重ooc,不喜勿喷
小说人设,但是剧情成迷
灵感来自@五五苑 太太的圣人无情,安利一下

千万不要抱有希望。

以下正文

郭长城是镇魂灯灯芯转世,特调处都知道,他自己也知道。但,他七窍不全,这个除了林静这个假和尚知道之外没有谁知道,或者说,他自己以为没有其他人知道。
老楚喜欢小郭这事大家都知道,除了小郭之外。
很多次,特调处的人都会有意或无意的询问着郭长城的意思,除了老楚,每次郭长城的回答都差不多是一个意思“楚哥人很好,虽然表面上冷冰冰的,但他还是很关心大家的,我也很喜欢楚哥,他对我很照顾,把我当做自己的弟弟一样”这些话老楚后来都知道了,但是他并不会失望。他都明白的。
小郭自己不知道,他在无数次的轮回之中将自己的情窍舍弃了。他单纯的把这个世界装进自己的心里。这个世界太大,生灵太多了,他的心满了,他从未开过情窍,认为那是一个没有用的东西,别把它舍弃了。他的心没有其他地方可以用来存放自己的私情,他的心装满了。
楚恕之是知道的,自己是前千年的僵尸,本来心早就如死水一样,毫无生气,但郭长城的出现激起了阵阵涟漪。
郭长城在千百年的轮回中积善行德,功德簿早就厚的如牛津词典,里面的字如同PM2.5一样大。圣人的功德也不过如此吧!但圣人无情,无私情,无私欲。圣人有爱,爱天下之生灵。镇魂灯,镇恶者之心,扬善者之德。
楚恕之都知道,他很明白。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谈爱,从来不谈喜欢,他只能说守护,说保护。
凡人一生短暂,而他,他是尸王。尸王不死不灭,三界之外,六道之中却也不得轮回。他能守着郭长城生生世世,在暗中默默守着他,护他安全。
你不爱我,你爱着天下生灵。我不爱苍生,但我爱你,我便爱着你爱的一切。
你在轮回中燃烧自己,我不能阻止,那我便在轮回之外守着你。

灵感来源于大大的图,
@糊不英俊

“听说有人邀你去华山比武?”花满楼坐在百花楼内,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,“对啊!我快烦死了 ”陆小凤一如往常的吊儿郎当的坐在花满楼对面,话语中有些许的烦闷“约了司空摘星一起。”
“你怕吗?”花满楼淡淡说着“不怕”陆小凤回答,花满楼不奇怪,他了解陆小凤,就像陆小凤了解他一样。陆小凤喝着手中的茶水,抬头看着花满楼“比起这茶来说,还是你百花楼里的百花酿好喝”花满楼摩挲着手中的茶杯“等你这次比武回来再说”陆小凤也没有说什么,顾自喝完手中的茶。
陆小凤不喜喝茶,茶是苦涩的,不如酒洒脱,酒的凛冽来的快,去的潇洒,而后便是醇香。陆小凤是浪子,浪子不会在某个地方安静的停留 但陆小凤却能在百花楼停下喝茶,浪子喜欢热闹,陆小凤一样喜欢热闹,但他可以在百花楼带着,因为那里有花满楼。他可以在百花楼安静的坐上一天不说话,也不会觉得烦闷。
清风徐徐撩过小楼,“陆小凤,你有什么害怕的事情吗?”风带着阵阵花香,花满楼的声音随着清风吹进他的耳朵,“有啊!”“哦?”“我怕麻烦,也怕女人,女人会带来麻烦”陆小凤不怕麻烦也不怕女人,不然也不会经常去撩拨女人了。“除了这些呢?”陆小凤轻笑两声“呵呵”“怎么?”“没什么”陆小凤摇了摇头
怕,我当然有害怕的事情
我害怕看见你受伤却无能为力
我害怕知道你遇到危险却不能及时赶到
我更害怕我来迟一步
我害怕自己的对你的情
我是个浪子,你是花家七子,我当然害怕啊
“不愿说?”这句话虽然是问句,但花满楼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。“不愿”陆小凤轻声道“那七童有什么害怕的事?”花满楼沉默了一会儿,“不愿说?”“不愿”默契的问答。
两人结束了对话,各自喝起茶来,相对无言,却也不尴尬。不一会儿司空摘星就到了,“司空摘星来了”“嗯,下次,等我华山归来再聚”陆小凤对花满楼说着,从花满楼身边过时两人心中同时响起“不是不愿,而是不敢。与其说是害怕,不如说是牵挂。不求无憾,但求不悔。”
三月后,华山崖前,陆小凤满身伤痕,司空摘星早就被他支走了,陆小凤看着眼前的仇家,一个个道貌岸然。
花满楼,这次我食言了
花满楼,再会,若我有命活下来
花满楼,我怕了,但我不悔
花满楼,保重
一年后,江湖上少了一个叫陆小凤的人的故事,但是江湖上从来都不缺故事,江南的百花楼还似往日一样从不关门,只是这次,一扇窗户也一直开着,像是等待着谁从窗户进来嚷嚷着要喝百花酿。
END

占tag致歉

宣群:大秦帝国电视剧的语C群,现在缺的角色还蛮多的,有意者速进。链接见评论